主页 > 生命下载 >《跟心里的伤痛告别》:四种情况判定一个人是否有PTSD >

《跟心里的伤痛告别》:四种情况判定一个人是否有PTSD

2020-06-11


压力的影响:创伤后压力症候群

创伤后压力症候群(PTSD)可能对人造成重大的影响,不只是扼杀和阻碍一个人的内在小孩,当事人本身也时常因为反覆的压力、极度的创伤,结果严重生病。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和共依存症会相互影响,程度相当大,导致两种疾病经常彼此纠缠不清。克里斯伯格(Kritsberg)曾将酗酒者的子女身上出现的现象,称为「慢性冲击」(chronic shock),这种问题也可视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。

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会表现出一系列症状,最初是恐惧或焦虑,接着忧郁、容易烦躁,再来是冲动、爆发的行为,最后是麻木无感。要判定一个人是否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《精神疾病诊断準则手册》建议可以根据以下四种情况。

可辨认的压力源

首先,生活中是否存在可辨认的压力源?这个压力源有可能是短暂发生,也可能持续不断地存在。《精神疾病诊断準则手册》举出一些压力源的例子,在此列于表4。

从这份简单的列表中,我们可以看出,在容易扼杀真我的家庭和环境中,压力源是十分常见的。不过,会发生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话,压力源的类型肯定是超越了一个人平常的经验。这种压力源的例子,可能是殴打、强暴、其他种性虐待、严重的身体伤害、拷打、洪水、地震、战争等等。我和其他学者都相信,成长或居住于情况严重的不健全家庭,经常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密切相关。据说,如果发生以下情况,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会更具破坏力,也更难医治:

    创伤事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比如超过六个月;创伤是由人为造成的;受害者周遭的人否认压力源或压力的存在。

在问题持续恶化的不健全家庭中,都存在这三种情况。

《跟心里的伤痛告别》:四种情况判定一个人是否有PTSD Photo Credit: 远流出版提供再次体验创伤

第二种情况是再次体验创伤,有可能是经历创伤的回忆反覆侵入脑海、反覆做恶梦等等。再次体验创伤的症状,通常有心跳加速、恐慌、冒汗等。

心理麻木

真我的一项重要特徵,是能够感受并表达情感;假我则否认、掩盖真正的情感。更进一步的状况,称为心理麻木(psychic numbing),这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特徵。可能表现出的症状包括压抑、缺乏感觉,抑制或缺少情感表达,时常造成疏离感、封闭、孤独或疏远。另一种表现形式,可能减少了对重要活动的兴趣。

塞马克(Cermak)在描述心理麻木时写道:「在压力极大的时刻,士兵经常被上级要求採取行动,不管他们心里有什幺感受。他们能否生存,取决于暂时停止感受的能力,以便採取措施,保障自身安全。很不幸地,这也造成他们的自我和感受『分裂』,这个现象不容易痊癒,很难随着时光流逝而消退。除非进行积极的治疗,当事人的情感会持续受到压抑,辨识感觉的能力减弱,一直觉得自己与周遭事物隔绝,也就是所谓的人格解体(de-personalization)。以上这些加总起来,就是『心理麻木』。」

其他症状

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另一种症状,可能是过度警戒或过度警觉。这指的是当一个人持续深受压力影响,心怀恐惧,所以时时刻刻都在提防任何类似的压力源或危险,密切注意避开的方法。另一种症状是倖存者内疚,也就是在其他人继续受创的时候,自己却逃离或避开某些创伤,因而感到内疚。倖存者内疚会导致当事人觉得自己背叛或遗弃其他人,最后时常造成慢性忧郁症。除此之外,我相信还有其他几种因素也会导致慢性忧郁症,当中最主要的就是内在小孩遭到扼杀。

还有一种症状,是避开与创伤有关的活动。最后一种症状是多重人格,这项并未列在《精神疾病诊断準则手册》的第三和第四版中。产生多重人格的人,经常来自问题严重、压力巨大或极度不健全的家庭。说不定多重人格正是从假我衍生而来,在某种程度上,是源自真我想要表达自己和生存下去的动力。

我曾医治酗酒者的成年子女,追蹤他们的复原过程,也治疗来自其他问题家庭的成年子女,从这些经验中,我认为,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和共依存症很有可能存在于许多问题家庭。更进一步说,我相信,如果以任何形式扼杀真我,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不过是诸多后果之一。当我们不允许自己记住、表达感受,拒绝藉助内在小孩的自由表达,来哀悼自己的失落或创伤(无论创伤是真实的,还是有可能发生的),我们就会生病。所以,我们可以将未获解决的悲伤视为一个光谱,从最轻度的哀伤症状或徵兆,发展为共依存症,最后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贯穿这道光谱的共通之处,就是真我的表达受到阻碍。

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治疗方法,包括与其他有相同问题的人一同参与长期团体治疗,并根据需要,搭配短期的个别谘商。很多疗癒内在小孩的治疗原则,都对治疗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很有帮助。

塞马克曾说:「曾经成功治疗这类个案的治疗师,通常已经学会尊重案主有隐藏自身感受的需求。最有效的治疗过程,需要不断反覆揭露与掩盖感受,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案主正是失去了这种调节感觉的能力。他们关闭情绪的能力绝对不会被夺走,这点肯定让他们非常安心,甚至认定这是生存的重要工具。在此,治疗的初步目标是要协助案主更坦然深入自身的感觉,并且向他们保证,一旦他们承受不住,就能再度远离这些感觉。只要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案主相信你不会夺去他们的生存机制,就比较可能容许自己的感觉浮现,即使只是短暂的片刻。那一刻,就是起点。」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跟心里的伤痛告别:创伤疗癒大师教你如何修复失衡的人生》,远流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查尔斯・L・惠特菲尔德医学博士(Charles L. Whitfield, M.D.)
译者:黄意然

你不需要明明站在雨中,却假装没有下雨,
还告诉别人「我很好」……

你会不会……

感到生活中好像少了点什幺?容易对人生感到莫名其妙的焦虑?多数时候都关闭自己的感觉,来维持情绪的稳定?和他人应对进退的时候,通常戴着面具?

这些现象,都是内在小孩受到压抑的徵兆。

1987年,美国创伤治疗先驱查尔斯・惠特菲尔德博士出版本书,开启影响深远的「内在小孩运动」,一举奠定本书的经典地位,成为畅销二十余年的创伤自我疗癒入门书。

惠特菲尔德博士告诉我们,与失落和谐共处的能力,决定了我们能不能走出伤痛。打从童年时期开始,一直到成人以后,我们都会反覆在日常生活中经历失落事件:失去心爱的人事物、换工作、生病……这时,我们为了保护自己,往往会选择假装这些没什幺大不了。然而,长期忽略失落,将导致我们切断自我感受,扼杀内在小孩,使心中的痛越来越深,也让我们失去感受情绪、建立良好关係的能力。

其实,我们此刻所经历的痛苦,能为我们指出通往内心平静的道路。当我们好好接纳生命中各式各样的失落,重建与内在小孩的联繫,我们就能停止防备他人、停止戴着面具过日子,找回对情绪的灵敏度,自由地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——如何判断自己的人生是否失衡——

你寻求认可和肯定吗?你无法认可自己的成就吗?你是否很容易喜欢别人,却觉得很难喜欢自己?你害怕批评吗?你会因为害怕孤单而坚持维繫关係吗?你面对权威人物和生气的人,会出现焦虑的反应吗?你会不会过度透支自己?《跟心里的伤痛告别》:四种情况判定一个人是否有PTSD Photo Credit: 远流出版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