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关于生命 >用自己的双脚环岛一圈,走了几百公里是什幺感觉? >

用自己的双脚环岛一圈,走了几百公里是什幺感觉?

2020-07-24


几年前,因为经历人生的低潮,于是就一个人出发去走路环岛,回来后最多人问我的一个问题「用自己的双脚走了好几百公里,绕台湾一圈究竟是甚幺感觉」,也有不少人想知道我有甚幺启发和改变,所以乾脆写一篇文章来分享吧。

如果是身体上,在五月多起程,迎接着酷热的夏天和梅雨季节,并且每天几乎都是从早上10点走到晚上8点,只能说,那真的并不是太愉悦的感觉。

起初的第一週是最煎熬的,因为每天都是带着好几公斤的行李走30公里左右,行前又没有任何体能训练的计画,所以到晚上脚都会变得十分肿胀,一早起来,也会因为全身痠痛而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。如果要做一件愚蠢的事,只要咬着牙撑过一天或许还可以忍受。但因为是环岛,所以就会觉得特别的绝望——今天痛完,明天还会痛;明天痛完,后天可能还会更痛.....。

此外,走了三四天之后,因为不停流汗的关係,所以身体有些地方都开始湿疹,而经过了几天的大雨,部分的皮肤甚至已经有了发炎的现象。一开始还有穿雨衣,但由于是夏天,雨衣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,就算不被雨水淋湿,汗水也会让你全身都湿透。

此外,中暑也是很可能发生的,即使不断的补充水分,尽量的遮阳,但是台湾极度湿热的气候,也让我中暑了好几次,有一次甚至差点晕倒,只能赶快叫了计程车,直奔朋友家,到了之后,连吐了好几次,昏睡了一整天,然后,又是继续上路。

在精神上,又是另外一种考验。

由于选择一个人上路,所以有相当长的时间,都是一个人独处,不断的做着重複的动作:以乳酸堆积的大腿肌肉让双脚踏出去,然后在落地的时刻,改让脚底忍受摩擦的疼痛。这种近似毫无意义的行为,以一步可跨60公分计算,每天走30公里,就等于要重複这个行为五万遍左右。

每天的五万遍,可以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去观察自己身体及心灵上的变化。

起初你会感觉到,原来肌肉的痠痛加上汗水的黏腻与太阳的灼烧,会混合成一种让你很想逃避的感觉。但因为你无法逃避走路这件事情,所以你极可能开始厌恶自己的鞋子,觉得它太硬、太小;也会厌恶自己的衣服,觉得它太粗糙的摩擦着你。还有防晒油也太黏腻,让你的皮肤无法呼吸,而行李也太重。

为了摆脱这些让你厌恶的事物,你会开始做各种的变化:换上拖鞋,把衣服的袖子捲起来,把毛巾沾湿围在脖子上,但是你还是会觉得很痛苦。所以你又会开始厌恶车子的废气;厌恶台湾的骑楼很乱,让你无法好好的走路;厌恶路标标示的不清楚,让你多走了冤枉路;厌恶黄色的招牌很刺眼。每件事情都让你充满了怒气和焦虑,因为你就是必须承受着某种自己无法承受的痛苦,所以你只好必须怪罪于其他的事物,而不想要承认是自己做了某个很愚蠢的决定。

奇妙的是,当你下定决心「即使是个愚蠢的决定也要完成」时,你会逼迫自己接受这种痛苦是无法改变的。于是,逃避就会慢慢的转变成为麻木。何谓麻木?就是你会强迫自己忽视,不去管自己的脚有多痛,也不去管路上的事情。

时常,当我看到前方是安全的路段时,我就会半闭着眼睛走路,让眼睛瞇成一条线,甚至有时乾脆闭上眼,让自己暂时忘记路程还有多远。或是有时甚至会开始拖着行李跑步,让自己跑到上气不接下气,让痛楚的强度加剧,却还会变态的想着,忍受这样的痛苦,可以帮助我早日「解脱」。是的,用解脱是很精準的词彙,你真的会巴不得快点结束这段旅行,然后躺在床上一周都不要出门。

而由于几乎都是一个人走的时候多,所以虽然身体承受大量的负荷,但却无聊到发慌,毕竟就算是欣赏美丽的景色,一两个小时是轻鬆惬意,但是甚幺事情都不能做,就只是看着眼前景色的变化,还是会感觉到单调,意志力也会变得越来越薄弱。三不五时就会想要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,就算只是去7-11看看这一期的杂誌送甚幺赠品,都会让你觉得有意思,或是决定要走到下个路口再喝水,也能让你觉得自己在思考。

在走路的过程中,我常常会有些无聊的幻想,例如当我觉得很热时,我会幻想自己是一只美丽奴羊,因为在澳洲美丽奴羊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都要批着厚重的羊毛,而我却因为有善良的主人,帮我把羊毛剃除掉了,所以感觉到清凉无比。我也幻想过自己的国家正在战乱,我是在众人的帮助下,经历了千辛万苦才能逃出来,因此每走一步都是离自由与安全更近、离危险更远,这时就会觉得相当的感动。或着是幻象自己是战俘,但却相当幸运,因为遇到了跟我来自同一个家乡的将领,所以没有扣我枷锁、也没有要我拖重物,并且还提供给我充足的饮水及食物。想着这些事情,就觉得似乎没那幺难忍受,而且也会把各种无聊的情节越想越细,作为旅程中的消遣。

用自己的双脚环岛一圈,走了几百公里是什幺感觉?

过了两周后,生理和心理开始越来越适应这种生活型态,甚至会觉得走路和呼吸一样理所当然,所以会有很多余裕去做其他的事情。你会感觉到汗蒸发时带来凉爽的感觉,也会开始观察路上的人的表情、路边的花,或是各种生活中细小的差异,而且会期待接下来还会看到甚幺有趣的事情。

到现在我还记得,过去我以为红色的门和塑胶椅会比较受欢迎,但在路上却是蓝色的门和塑胶椅占大多数;用名字的末字比用首字当作店名的还多;而都会区以外,乡镇的槟榔摊比7-11还多上许多,而且有辣妹的槟榔摊反而只是少数,而这些都是我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甚至脚踏车都不可能观察到的。

而当我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在照顾自己时,我把注意力转移到路上遇到的猫狗身上。我总想假如能遇到一只狗,愿意陪着我走,我就要把牠带回家,所以我就随身携带营养口粮,只要遇到接近我的狗,我就拿饼乾给他们吃,但所有的狗都是吃完就走了,顶多就是跟着我走十几分钟。我却还是会继续玩着这个无聊的游戏,买完一包营养口粮,又买一包,再买一包,乐此不疲。

在环岛的一个多月,我徒步走过了城市、乡镇、海滨,也走过墓园、农田,甚至是古道。有经过淹水、遇过大雷雨、误走上行人不能走的快速道路还硬生生的走完。也曾经迷路好几次,在天黑的时候走到了完全没有路灯的地方,把自己吓得半死。也遇过看起来很像兇神恶煞的人在路边,让我只能低着头胆战心惊的走过。当然最考验人的还是楼梯和该死的上坡。

在走过那幺多路段中,最令我难忘的是有次跟着Google Map设定的路线,走进了整个都是墓园的山坡路段,我就一个人在墓地中行走了三四个钟头。刚开始很害怕,因为很荒凉,而我又是比较敏感的体质;然而奇妙的是,那天的气候特别的宜人,天气微阴,有种凉凉的风,还有一点点的阳光穿透云层,很美的洒在墓园中。

因为都是墓地,也没有太多的树,所以鸟或虫也比较少,整个路段都异常的安静,那种宁静跟死亡是如此的和谐。想着许多人在生命结束之后,原来就是这样静静的躺在这里,不用再走去哪,也不用再期待会发生甚幺,心好像也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我放慢了脚步,或许这辈子不会再有任何机会自己一个人在墓园中慢步,所以那个下午,我让自己静下去感受死亡。出乎意料的是,当我想感受死亡时,因为丧失了对死亡的恐惧,那一大片荒烟蔓草和一个个墓碑,竟也成了单纯的风景,空气没有因为死亡而凝结,野草似乎还更有韧性和生命力。我默默的想着,回家以后一定要把这时的心情写下。原来在死亡面前,我只是想微笑;原来死亡只是旅程的一部分,而我走过了这段,还要继续前进。

若真要问我走路环岛一个多月对我最大的影响和启发是甚幺,那就是我发现,人活着真的很简单,不论前方的路是如何,只要迈开脚继续前进,一切都会过去。


合和拾间小当家

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至今从事超过二十份全职及兼职的工作,由台湾小妹一路玩到大陆总经理的惯性劈腿长才,目前运用引导、教练、哲学谘商等手法,举办各种两性及个人成长相关工作坊。

作者粉丝页作者近期工作坊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